您好,

国际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信息 > 国际信息

新华健康|欧洲巡讲感悟:针灸推拿术推动海外中医有为更有位

发布时间:2022-09-23 阅读量:96 来源:经济参考报
       2022年9月1日至11日,我受邀分别去了柏林和布达佩斯参会和讲学。与此前多次奔赴多国讲学不同的是,此次出行正值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肆虐全球。巡讲期间,我深刻感悟到,中医药当前已经具备全面深入走向世界的条件,而中医针灸推拿术完全可以推动海外中医有所作为的发力点,并日益赢得国际口碑。
       在9月3日至4日的“首届柏林国际推拿研讨会”上,我做了“吴博士头部推拿疗法”“吴博士头部推拿治疗失眠的临床研究”和“针尖上的科学与艺术——张缙针刺手法学派和传承”的主题演讲,并做了“吴博士头部推拿”和针刺手法的演示。
       据我观察,无论是传统推拿还是近代的按摩,都较注重躯干和四肢部位的施术,对头面部则较忽略,这也许是人类在漫长历史的进程中,从事体力劳动者占绝大多数的原因;而由于计算机的普及,大规模的脑力劳动办公族比如编程人员、银行职员、会计、律师医生等随之出现,因此也出现了头晕、心烦、恶心、头痛、视力疲劳、两肩沉重等“电脑综合症”;都市生活节奏快、紧张压力大,也让人易患胃肠功能紊乱、失眠等症;现代人肢体运动的减少,也导致头颈部疾患越来越多。
       因此,如何用自然的医学方法治疗和预防这些现代文明病,是历史发展进程中提出的新课题,中医针灸推拿对于这些病症具有明显的诊治优势,且已经越来越受到西方主流医学的认可。
       就我个人的临床实践而言,我创编的“吴博士头部推拿疗法”就是为诊治上述病症,在继承和发掘古人的经验基础上,遵循经络理论,并吸收了头针、耳针法以及催眠术等理论思想。1993年,在日本京都举行的第三届世界针灸学术大会上,该疗法以论文形式发表。随后,也结合了近30年在亚洲、欧洲和北美洲的临床和教学经验,证明该法具有简便易学、见效快、易普及、无副作用的特点,尤其是配合服用补益脏腑的天然保健茶,治疗效果将更佳。
     “吴博士头部推拿疗法”专著现有中、英、匈、法四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出版,其商标已在加拿大、美国、中国及欧盟20多个国家注册。在今年9月的“首届柏林国际推拿研讨会”上,相关业内人士也对该疗法和“高级针刺手法”作出了积极的肯定。
中医针刺手法历史悠久,源起两千多年前的《黄帝内经》时代,这是针刺手法的第一个高峰,成熟于大约400年前的明朝《针灸大成》时期,代表人物为窦汉卿(元代)、泉石心(明初)、杨继洲(明末),经过窦氏一族数百年的传承而形成了针刺手法的第二个高峰;半个世纪以来,在以“东陆南文西郑北张”四大针刺手法名家,即上海的陆瘦燕 、广州的文介峰、兰州的郑魁山和黑龙江的张缙等一大批针灸名师的努力下,针刺手法推到了历史上的第三个高峰。
以张缙教授为例,老先生生前耗费50年心血对针感、进针法、针刺得气、针刺补泻、24式单式手法、“烧山火”和“透天凉”及“飞经走气”等复式手法、指导针刺手法之经络理论即循经感传理论和针刺手法基本功训练等八个专题做了研究。这些研究几乎涵盖了针刺手法的全部学术内容,这八项研究是他和他领导的团队的集体奉献,并形成了“张缙针刺手法学术流派”。2008年,中国为针刺手法制定了国家标准,张缙教授是其主要起草人。针刺手法有了国家标准,这是第三个高峰的重要标志。
在本次柏林研讨会的工作坊上,我为参会的德国同道学者做针刺手法演示时,她明显感觉到“透天凉”和“气至病所”。在场的朋友们表示惊讶,以前只是听说类似武侠小说中失传的秘技,如今目睹和亲身体验了针灸的高、精、尖技术,“这真是针尖上的科学与艺术,中医针灸博大精深!”有人发出感叹。
张缙针刺手法学术流派经过多年传承,目前已有550位弟子遍布海内外,本人荣幸为嫡传弟子之一。
9月7日至10日,我在布达佩斯举办了为期三天的“吴博士头部推拿疗法”学习班和为期一天的“新冠长期病症中药与针灸联合治疗”学习班,受到当地学员们的热烈欢迎。
针灸和推拿是知识型与技术型相结合的学科,书本是知识的载体,导师是技术的载体,而针刺手法和推拿技法是知识与技术紧密结合的医学典范。这些实用的中医针灸推拿技术深受海内外民众欢迎,我深信,这必将是海外中医未来有所作为的发力点。
在欧洲巡讲期间,我收到通知:因对加拿大社区多元文化尤其是中医药文化推广做出的贡献,被授予“女王登基70周年千禧白金勋章”。获此殊荣,我更加坚信对中医药的文化自信,也鞭策我今后要为海外中医发展更加努力工作。(作者:吴滨江/加拿大安大略中医学院院长、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副主席、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副主席)